一尾中特联准多多
新聞快遞
當前位置:主頁 > 新聞資訊 > 新聞快遞 >

在生態與生計間尋找平衡

時間:2019-03-19  來源:www.aekdi.tw  作者:國際園林博覽會

3月19日消息:在處理保護與發展關系時,不能將自然保護簡單地視為“封禁限制”,也不能將社區發展片面地理解為“增加收入”。 

盡管我們寄予了大熊貓諸多關注和保護,在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中,大熊貓依然是易危物種(VU)。自然保護區是目前保護以大熊貓為代表的珍稀動物棲息地最重要的方式,但是,保護區內不僅僅有動物自己,人也是生態系統的一員。

如何平衡自然保護與地方經濟發展的關系,正逐漸成為保護區管理必須要解決的關鍵問題。日前,昆山杜克大學舉辦“保護區內及周邊社區可持續生計研討會”,對這一話題展開交流和探討。

從熊貓棲息地切入

野生大熊貓種群數量達1864只,棲息地面積258萬公頃,有大熊貓分布和棲息地分布的保護區數量增加到67處。這是2015年2月,原國家林業局公布的全國第四次大熊貓調查結果。

“在中國,各種類型保護地覆蓋國土面積的18%以上。隨著國家公園體系、生態紅線和其他新興保護形式的建立,勢必有更多的社區被規劃在保護地范圍內。雖然保護區內已基本杜絕了采礦、伐木、基礎設施建設等商業活動,但很少有針對放牧、采集等當地社區自然資源依賴型生計的可持續管理。”昆山杜克大學環境研究中心助理教授李彬彬告訴《中國科學報》。

放牧,是最普遍的人類干擾。在全國大熊貓第四次調查中,人類干擾遇見頻率前三位:放牧為34%、道路為14%、挖藥為10%。“這種放牧是小規模、低成本、人力投入少、死亡率高的生產方式。”她補充道。

作為自然資源依賴型生計活動,放牧對當地居民生計至關重要,卻又可能影響到保護地的生態環境和管理成效。

“由于森林的停伐,老百姓為了生存選擇去放牧,但是由于修了水壩,把他們平時放牧的草地給淹沒了,因此只能去保護區里面放牧。而且歷史上保護區確實是老百姓傳統放牧的地方,他們也沒有別的想法,就是傳統的生計而已,但這對大熊貓是有影響的。”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呂植以王朗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為例介紹。

與此同時,李彬彬團隊發現不同保護區內放牧趨勢不同,“受到自然淘汰、政府政策(鼓勵或旅游開發)和市場需求(游客)的影響”。同時放牧依賴程度不一,靠近成都、綿陽等城市的保護區內幾乎沒有放牧現象;民族習慣不一;傳統與非傳統放牧各有差異。

在放牧活動中,因為牛羊的啃食,大熊貓的食物——竹子首當其沖。團隊前往大熊貓棲息地調研發現,正常發筍率僅為20%,42%的樣方沒有竹筍。

李彬彬表示,相比較于家畜數量增加前,在放牧嚴重的低谷地帶,熊貓活動減少50%,且正向高海拔、更陡的地區移動。“大熊貓棲息地退化了44%,新增10%,也就是說凈退化34%。”

面臨挑戰是雙重的

保護地內確實需要禁牧嗎,什么情形適用、怎么有效實施?若允許放牧,如何利用市場機制、政策和法律來規范管理?它們各自的依據是什么?這引發學者討論。

在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自然保護地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員王偉看來,長期監測、管理計劃、具體實施構成自然保護地與當地社區關系科學管理的基本要件。

每一步都需要科學證據支撐,但生物保護工作面臨的一個普遍問題是數據采集效率不高。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研究員王放調研中發現,遇到的困難之一是放牧引起棲息地改變的高精度數據難以獲取:難以從遙感解譯中獲取、地面調查數據難以外推、難以獲得分辨率更高的家畜和野生動物活動數據。

此外,物種時空排斥的機制不明。比如食草家畜對草地啃食,是鹿、狍子、野豬等野生動物的競爭者;不同種群間疫病傳播長期以來被忽略,如羊傳染性胸膜肺炎造成野生麋鹿死亡。諸多問題需要收集足夠的證據來回答。

王偉表示,保護成效的目標是主要保護對象提升、主要威脅因素減少。

但從研究的角度來看,目前較多關注對草原類型自然保護區的影響,對森林、野生動物的影響關注較少;放牧對主要保護對象影響的深入程度不足;較少考慮社區居民自身的想法和發展需求。

對于來自社區的挑戰,他研究發現,其多分布在貧困縣,收入水平較低;人口眾多,受教育程度較低;對保護區的自然資源依賴程度較高;法律法規存在滯后性與局限性;與社區利益相關方的協商不足;生態保護意識有待提升。

“生態環境保護是自然保護區周邊社區發展的一個公共議題,營造良好的保護與發展關系,需要來自政策法規的護航、各級政府和有關部門的支持,更需要獲得全社會共同的廣泛關注。”他說道。

王偉認為,在處理保護與發展關系時,不能將自然保護簡單地視為“封禁限制”,也不能將社區發展片面地理解為“增加收入”。“以保護成效為切入點,在減少對主要保護對象威脅的同時,尋求當地發展需求的平衡。”他說。

精細化 可持續

“自然保護區并非單獨保護一個物種,人也是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武漢大學教授秦天寶說道,在保護區內及周邊社區生計問題上,要秉持可持續利用的觀念。在不同區域里面,保護的動機、狀態、策略也是不一樣的,他建議進行精細化管理。

2016年,三江源地區被確定為我國首個國家公園體制改革試點地區,在全國率先探索更科學、更精細、更有效的全新生態保護機制,力爭實現人與自然共贏發展。

隨著生態恢復進程加快,三江源國家公園境內草地、林地長勢趨好,植被蓋度穩步增長。最新監測顯示,2018年三江源國家公園濕地監測站點植被蓋度比上年平均增長1%,總體呈增長態勢;監測樣地指示物種增長變化明顯,生物量平均增長率為4%。

兩年多來,三江源國家公園將原有的各類保護地進行功能重組、統一管理,“大部門制”從源頭上解決政出多門、權責不清的弊端;創新設置生態管護員公益性崗位,越來越多的牧民放下牧鞭,端起了“生態碗”;建設生態大數據中心、天地一體化生態監測等,“拿拳頭保護生態”的模式將成為歷史……

其中就包括可持續生計方面,三江源國家公園聘請了上萬名牧民做生態管護員,他們肩負著山、水、林、草、湖、野生動植物的一體化管護任務。這些牧民完成工作每月會得到1800元的收入,保護本身也成為他們的生計之一。

除生態管護員崗位外,鼓勵引導并扶持牧民從事公園生態體驗、環境教育服務以及生態保護工程勞務、生態監測等工作,使他們在參與生態保護、公園管理中獲得穩定長效收益。

如何在保護區及周邊社區發展可持續的生計,值得引起管理部門及科研機構的重視。與會專家表示,自然保護區要提高自身科學化監測和管理能力,處理好社區關系,隨著能力和水平的提升,才能有更有效的應對策略。

上一篇:陜州區強化督導 礦山生態環境 恢復治理工作
下一篇:沒有了
友情鏈接
第九屆中國(北京)國際園林博覽會版權所有,未經許可嚴禁復制或鏡像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備11025891號-1
一尾中特联准多多 大象彩票pk10 彩票中龙虎和是啥意思 时时计自由的百科天堂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直播视频 t6设计坑 云南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体彩红宝石中奖金额 重庆时时彩骗局 大小单双连续16期不中 北京pk赛车官网数据